我的团队最近在研究中国的汽车工业时

  历史经验告诉人们,一个繁荣的中国对美国有利,一个繁荣的美国对中国也有利。当年,面对实力强大、意识形态相异的苏联,美国发动“冷战”,“倾其所有,拿出所有的黄金,全部物质力量”,对苏联进行全方位打压和遏制,成为导致苏联解体的重要外因,美国自诩赢得了“历史的终结”。美国一直对中国采取接触+遏制的政策,主要目标是促使中国按照美国设想的路径发展。它把自己搞垮苏联、打败日本都视为“天定命运”,进而认定今天打压中国的发展,也是自身历史命运的必然。中国的发展只要“超出”或“偏离”美国的设想,遏制的成分就会多一些,中国就更有“资格”成为美国的对手。不管是当年的苏联、日本,还是现在的中国,概莫能外。在此后的两个月内,中美国际贸易代表团举行了三轮谈判。2018年3月8日,特朗普宣布将于15天后对美国进口的钢铁和铝分别加征25%和10%的关税。3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301调查报告”,认定中国政府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方面的相关行动、政策和实践是不合理或歧视性的,对美国商务形成负担或限制。且“仍有7亿中国人约占中国人口的一半每天生活费仅为5.5美元或更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发展成果进入井喷期,拥有世界四分之一的工业能力,创新科技水平正快速追赶美国,与世界各国的经贸关系更加密切,对世界其他国家也充满吸引力自鸦片战争以后,经过100多年努力,中国重新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这是我们观察中美贸易摩擦必须清楚的基础性事实。这一点由于中国近年发展不断加速而变得更加突出。许多人都关注到,早在去年12月,白宫发布的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已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称中国是挑战美国实力、影响力和利益,意图侵蚀美国安全和繁荣的“修正主义国家”。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的缺失,导致整个中国汽车工业产能强大而竞争力脆弱;我们也要看到,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一直都存在阻力,作为一个商业社会,中美经贸合作对美国商界及他们联系的美国生产和消费链有着巨大利益,这些利益会冲击美国一些精英设计的对华激进战略,为中美关系提供不被那些精英彻底绑架的可能性。

  不经风雨,何以见彩虹?我们深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坚信只要全体中华儿女众志成城,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执掌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的彼得纳瓦罗在《致命中国》一书中,曾详细列举“摧毁美国工作机会的八种武器”,并称中国“快速变成全球最厉害的刺客”,将矛头直指中国。然而,即便如此,在美国的一些战略家看来,中国的发展已经变得“难以忍受”。就目前来看,华为在全球5G订单中获得42份5G商业合同,全球5G网络设备发货量超过10万套,在全球化的今天,不一定说必须要用那家的设备,要做到相互竞争,共同进步,合作共赢。上世纪80年代,迅速崛起的日本,很快成为美国的“心病”。然而,为了确保自己遥遥领先的“绝对优势”,不惜打压13亿多中国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正当权利,这不是强权逻辑又是什么?又哪里有一点“历史正义”?尽管中共十九大报告再次强调中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也一再重申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但以美国一以贯之的逻辑,已经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理所当然地成了美国全球霸权地位的最大挑战者。有人曾总结,在美国国际交往逻辑里,存在一个“60%定律”:当另一个国家经济规模达到美国的60%,并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甚至有快速赶超美国的可能之时,美国就一定会将其定为对手,要千方百计地遏制住对手的成长。二是在各个层面遏制对手的超越。那种“自己好处通吃,别人只能完败”的零和思维,那种“身体已进入21世纪,而脑袋还停留在旧时代”的陈旧战略,既不可能让美国重建“单极世界”,更不可能阻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国庞大的汽车工业制造产能,如果没有核心技术支撑,不过是一大堆废铜烂铁。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中国汽车工业一直在投机取巧过日子,成为国际知名汽车制造商“技术和品牌”的奴隶。可以说,正是这种将霸权主义作为国际关系基础的观念,导致了白宫对21世纪世界秩序的错误判断、对中国和平发展的错误判断。更何况,“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与潜力均远大于历史上的苏联与日本”, 成了美国的一个“前所未有的对手”。7月6日,美国加征关税,中美贸易战正式开始。《纽约时报》最近发表了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财政部顾问史蒂夫拉特纳的一篇文章,说道: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9380美元,而美国为61690美元,不到美国的六分之一;美国无法左右中国,更不可能阻止中国的发展。

  回顾中美经贸磋商过程,美国政府言行不一、摇摆不定、出尔反尔,但其背后的逻辑非常清楚:绝不仅仅是缩小贸易逆差,而是要在更广泛领域遏制中国。早在2015年,美国《国家利益》就曾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醒醒吧美国,中国必须被遏制》。细数美国加征关税的清单,条条针对中国高技术制造业发展,处处针对中国产业的转型升级。美国耶鲁大学教授保罗肯尼迪坦言,白宫宣布新的关税政策,“反映出美国存在的巨大焦虑”。

  二战以来,美国也曾遇到若干挫折,但从未失去过霸权地位。正因如此,习主席反复强调,“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提出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可见对华贸易战,绝非一些人“高调招敌”“意识形态”导致“中美关系紧张”所能解释的。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原院长格雷厄姆艾利森说得更是直白:只要中国不放弃“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就将继续挑战美国在各个层面的统治。无论中国怎么做,在美国看来,今天中国的发展已经“危及到了美国第一”。

  自美国挑起贸易战以来,中美之间贸易摩擦和争端不断升级,国内外舆论对白宫的谴责一直不断,但也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在网上流布。一种是把责任归咎于中国,说是“中国在战略上过分自信和高调,招致了美国的组合拳”;一种是批评中国不该反击,说是“及早妥协让步,贸易战就不会愈演愈烈”。言下之意,只要中国服软,美国就会“高抬贵手”,中美“贸易战”也就不会打了。

  白宫前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曾毫不掩饰地说:“我们正在与中国进行经济战。25或30年内,我们中的一个将成为霸主,而如果我们陷入其中,霸主将是他们。”班农这句话,表达了他对中美经济博弈格局及其未来发展前途的判断,以及美国政府为改变这一历史趋势所做的历史选择。如果我们明白了这一点,就会明白中国当前所面临的来自美国的一切挑衅和压力,都是美国统治阶层一直遵循的逻辑使然。

  对于这样的“对手”,美国必然会采取两种手段,一是以对手来激励自己,争取民众对“美国再次强大”的政治支持;6月15日,特朗普宣布将如期在7月6日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而这本书被视为“白宫处理对华关系的指南手册”。如果中国从开放汽车市场那天开始,但凡有一家车企潜心钻研汽车产业核心技术总成设计平台、汽车零部件材料及生产工艺、汽车电路系统集成研究等等,那么中国汽车工业早就雄起而立,不至像现在这样一个傻大个矗在世人面前。不要忘记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的警告:如果美国把中国当作敌人,那他们就会变成敌人。这恐怕才是挑起贸易战的真实意图,那就是堵死中国在产业升级的关键阶段向上攀升的机会,打掉中国蓬勃发展的势头。其实,中国的发展,本不应引发美国如此“焦虑”。如此大的体量、如此重的分量,不是“低调”就能隐藏的,就像一头大象不可能隐身于小树之后。4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自7月6日开始对1333种、总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然而,合作则共赢,对抗必双输,这是任何有战略眼光和清醒头脑的人都会认同的客观事实,也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美国的60%,是日本、德国、英国的GDP之和,还是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世界最大外汇储备国!

  为规避一些用户的屏蔽,李少辉与同案被告人何建福购买了80多部手机和大量电话卡,一旦被屏蔽就立刻换号。中国无意改变美国,也不想取代美国;这也是两国热爱和平及理性力量维护中美关系平稳的努力空间。有人说得好,站在中国的立场,中国要求发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在一些美国战略家看来,中国正在一步一步地成为美国最强劲的对手。而中国企业最大的问题就是技术空心化——最核心区域空洞无物,一个没有睾丸的雄性怎能威风凛凛呢?比如,我的团队最近在研究中国的汽车工业时,大量数据证明,中国整个汽车工业核心技术缺失由来已久,最核心的技术被美国、德国、日本的三四家企业牢牢把控。再往前看,这种视渐渐强大的中国为“对手”的思维,也并非这届美国政府所独有。尽管那时的日本对美国亦步亦趋,社会制度也由美国设计,美国依然不断制造贸易摩擦,颁布“自愿出口限制”项目,签订“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升值,最终让日本陷入“失落的二十年”。设置对手一直是美国为确保自身强势的战略惯性自1894年美国GDP世界第一以来,在它的“战略词典”里,B绔欐渶杩戜笂绾夸簡涓€椤光€滃脊骞曠綉榛戠鎶€鈥?哪个国家的实力全球第二,哪个国家威胁到美国地位,哪个国家就是美国最重要的对手,美国就一定要遏制这个国家。

  2000年,小布什在竞选时就明确提出“中国不是美国的战略伙伴,而是美国的竞争对手”,并在其任期内对华实行“遏制性接触战略”。2009年,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更是宣布“重返亚洲”和实施“亚洲再平衡”计划,目标对准的正是快速发展的中国,后来奥巴马又不止一次强调,“我无法接受美国成为世界第二”。

上一篇:我们中的一个将成为霸主
下一篇:不过就这些并不能说明是情侣啦

欢迎扫描关注大发快3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大发快3的微信公众平台!